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卫乐蓉新闻博客资讯网

以后才好收拾这些混账东西

发布:admin07-11分类: 娱乐

  一直没有讲话的东山镇党委书记李春景再也忍不住了:“郭秦同志是在没有根据的胡乱推断,既然许春玲精神恍惚,她怎么可能又跟着金帅同志的车去市里呢?如果说她当时不方便报案的话,也完全可以到市公安局去报案嘛。w还有一点,时间的问题你怎么解释?没有证据的事情,为什么非要强加到金帅同志的头上呢?你们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

  许飞桌子一拍眼一瞪:“春景同志,请你注意一下说话的口气,这是在常委会上,现在是对金帅的*案进行讨论,谁想给金帅栽赃了?”

  李春景毫不示弱,也拍了一下桌子:“许飞,你少摆出一副县长的架子来压我,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我是县委常委,在常委会上有权发言,你凭什么不允许我发表不同的意见。”

  许飞和李春景很不顾形象的拍着桌子吵了起来。金帅看了看樊玉峰,又看了看马呈祥,三个人同时发出会心的微笑。现在是让一些人跳出来表演的最好时机,只有让他们表演得够了,才能知道他们在这场闹剧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,以后才好收拾这些混账东西。

  看到许飞压制不住李春景,李伟又跳了出来:“春景同志,请你解释一个问题,如果金帅没有对许春玲实施*的话,那么从金帅车后座上发现的两根毛发又是怎么回事?她的内裤又是被谁撕烂的?这两个事实就完全可以证明一切了嘛。”

  任光芬手里的杯子重重的墩在了桌子上:“我看有些人提出的这些所谓的事实,不是有目的就是一个白痴。脱落下来的毛发又能说明什么问题?人坐在后座上,想做什么不行啊,撕烂的内裤又怎么能证明就是金帅同志做的呢?”

  任光芬的话可谓是一针见血,一下子就点出了问题的根本所在。许飞看到要失去控制了,急忙说道:“我们大家争来争去的都没有什么用处,还是听听书坡同志介绍一下对这个案件的侦破情况吧。”

  姜书坡大笑:“许县长终于想起我来了,不是你先打断我的汇报吗?现在你又要让大家不要吵了,好人可都是被你赚去了。”

  听到姜书坡的口气不善,许飞被吓了一跳,他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,难道这个家伙又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不成?

  姜书坡也没有理会许飞,又从包里掏出了一摞材料,在手里抖了抖,说道:“幸亏我们很快就识破了这个阴谋,没有被这些所谓的证据引入歧途。要想把这件案子彻底查清楚的话,许春玲是一个最关键的人物,所以,我们又派人到了许春玲的家里。”

  说到这里,姜书坡故意停顿了一下,冲着许飞嘿嘿的笑了起来:“很遗憾的是,当何书杰带人到了许春任光芬倒吸了一口冷气,她很清楚,如果找不到许春玲的话,这件案子就甭想查个水落石出了,这样的话,这口黑锅金帅可就背上了。一些人就会充分发挥他们的想像力,这件事情就会越传越广,越传越离奇,一些心怀鬼胎的人就会拿着这件事情做文章。

  姜书坡笑了笑:“当何书杰带人赶到市医院的时候,却发现徐春玲并没有在那里照顾她的母亲。据她的母亲讲,许春玲已经去外地打工赚钱了,同时她还向我们透露了一个消息,我们的许大县长就是许春玲的表哥,也是他给许春玲的母亲垫付了五万块钱的手续费,并且还专门给她请了一个人做护理,照顾的可算是无微不至。我的问题来了,我们的许大县长平日里一直把老百姓当做刁民,他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好的心啊?”

  看到李伟又要讲话,姜书坡摆了摆手:“李大书记,你先不要忙着讲话,先听我把话讲完,到时候恐怕你想不讲都不行。”

  许飞的脸上变了颜色,脑子在急速运转着,难道是许春玲把这件事情都告诉她母亲了?如果是那样的话,事情还真有些糟糕,可是又一想,许春玲的母亲并不是许春玲本人,间接的证词也没有多大用处。

  “许大县长,你也不要着急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你不就是想说许春玲母亲的话不可相信吗?那好,就请大家看看这份材料吧。”

  材料被很快的摆到了常委的面前,许飞一看就觉得头嗡的一声,身上的冷汗立马冒了出来,他最怕的就是公安局找到许春玲,却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找到了。

  许飞我了半天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姜书坡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幸亏何书杰同志动作迅速,反映灵敏,迅速赶到了火车站,在站台上把许春玲控制起来,经过突击审讯,她全部交待了犯罪事实。现在我们可以断定,许春玲是在陷害金帅同志,而她所做的这一切,就是许大县长一手策划和指使的。”

  “这是污蔑!”许飞很不顾形象的跳了起来:“谁都知道你姜书坡现在就是金帅的一条狗,许春玲一个弱女子,她怎么能经受住你们对她的*供呢?同志们,我现在非常怀疑这份供词的准确性,也可以断定许春玲的供词是公安局采用非法手段得来的。”

  “呵呵,看来你许大县长是不到黄河不死心,那么我想“这不可能,我根本就没有做这种事情,有什么可承认的?”

  姜书坡站了起来:“马书记,各位常委,为了彻底搞清事实,在侦破这个案子期间,我们采取了一些必要的技术手段。这是我们取得的一盘录音资料,请大家听一听,我们的许大县长究竟做了一些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。”

  姜书坡从包里掏出了一盘录音带,又从徐明义的手里接过了一台小型录音机,塞进录音带,不一会里边就传出了一男一女的讲话声音,虽然女的是谁大家不是很熟悉,但那个男的毫无疑问就是许飞。

  录音带并不长,没有多长时间就放完了,会议室里此刻静极了,只听到常委们粗重的呼吸声,很显然,大家都被气坏了。

  拍的一声,马呈祥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,紧接着又有四个人拍了桌子,分别是纪委书记樊玉峰、副书记任光芬、东山镇党委书记李春景、还有县委办公室主任徐明义。

  “许飞,你太无耻了!”会议室里响起了一阵怒斥声,许飞的大脑一片空白,脸色苍白的瘫坐在椅子上,一贯紧跟他的宣传部长郭秦、统战部长王卫东和近山镇书记李伟就像三尊石像似的,再也讲不出一句话来了。

  还是李伟反应得快:“马书记、金县长、同志们,我是受了许飞的蒙蔽了,我收回我刚才的讲话。”

  王卫东接着说道:“我也收回我的讲话,我们这些人全都是受了许飞的蒙蔽,没想到他居然能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。陷害自己的同志,这个错误是非常严重的,我建议立刻上报市委对许飞进行严肃的处理。”

  许飞的失败已成定局,根本就没有翻盘的可能,这个时候想必是谁都会迅速改变立场。只有反戈一击,把自己当成受蒙蔽着,也许才能逃避惩罚。

  “我要揭发许飞的阴谋”郭秦唯恐落后,王卫东的话音刚落,就声嘶力竭的喊道:“许飞和我讲过,他要把金县长搞倒搞臭,其目的就是要搞乱县委,保住他县长的位置。”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